当前位置: > bet36最新备用网址 >
中韩论证跨海铁路轮渡 赢利问题存较大争议

作者:采集侠 2018-07-31 18:29阅读:

  “载着满满货物的列车进船的景象实在非常壮观,看着原本行驶在路面上的列车渐渐进入船身……亲眼目睹铁路渡轮运输的样子让我感动不已,也让我燃起了韩中两国未来能更近距离连接的希望。”这是韩国总统朴槿惠在自传《绝望锻炼了我》中,回忆其2006年在中国烟台考察烟大(烟台到大连)铁路轮渡的情形。

  朴槿惠所说的“希望”,指的是酝酿了二十多年的中韩铁路轮渡项目。在两国学界为这一项目积极奔走多年之后,近期两国政府层面的支持态度也日益明确,官方层面的互动不断加强。中国国家发改委10月底发布的《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纲要》提出,研究推进中韩铁路轮渡建设前期工作。

  看似前景一片大好,但事实上,关于该项目的资金来源和赢利性问题仍然存在着较大争议。

  从一个笑话到一份规划

  山东省交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省政协常委、民盟盟员许云飞是中韩铁路轮渡的首倡者。

  “在1990年研究交通区位线时,我逐渐意识到东西方向的国际交通区位线不应该断在山东的东海岸,应该继续向东延伸到韩国、日本,由此想到了可以从威海或烟台开拓一条到韩国的铁路轮渡线路。”许云飞回忆道,最初自己提出这个观点时,许多人都认为是一个笑话,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异想天开的事情。

  铁路轮渡,简单说就是火车乘船过海(江)。渡轮上修有铁道,火车可从陆地的铁道开进渡轮的铁道,然后乘船过海。可以解决海峡间的铁路运输问题。

  按照许云飞的设想,中韩之间应该开辟山东烟台(或威海)到韩国仁川的多功能轮渡,既能运火车,又能运汽车和旅客。中国和韩国可以各选两个港口作为登陆点,防止极端天气和风浪带来的轮渡登陆难题。

  “后来,这一设想通过韩国的学术界传到了韩国官方,韩国方面非常重视。大概在2003年左右,韩国政府高层就此事专门与中方高层沟通,遂国家发改委对项目进行研究,这个事情才开始在中国政府层面推进。”许云飞透露。

  2004年,山东省将中韩铁路轮渡项目列入《胶东半岛制造业基地基础设施发展规划》,并在2010年的全国两会上,正式提交中韩铁路轮渡项目议案,之后又将其列入山东铁路建设“十二五”规划。

  2014年9月,在国务院批复的《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中,明确中韩铁路轮渡中方登陆点设在烟台。

  今年5月,中韩铁路轮渡项目共同推进恳谈会在烟台市召开,韩国新国家党政策委员会议长、国会议员元裕哲率团与烟台市委副书记王继东就加快项目推进进行了交流。

  10月2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环渤海地区合作发展纲要》也提出,研究推进中韩铁路轮渡前期工作。

  连接中国东海岸和韩国西海岸的新通道

  鲁东大学环渤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良忠表示,我们现在去韩国,主要有两种交通方式,海运和空运。空运时效高,但运费也高,且运量较小,海运运量大,但时效性比较差。这两种交通方式都不是最经济合理的方式,而轮渡恰好是把铁路和海运连接起来,火车从一个国家上船到了另一个国家之后,可以直接进入另一个国家铁路网络,相当于将两国的铁路网连通,为中国东海岸和韩国的西海岸提供了一条新的交通通道。“中韩铁路轮渡最大的意义不在海上,而在陆地,因为原本海上那一段也是用海运,而通过铁路轮渡,货物到两端港口后,不需要换装可以直接上铁路,提高了时效性,降低了成本。”

  “现有的烟大铁路轮渡连通的是渤海的南岸和北岸,中韩铁路轮渡连通的是黄海的西岸和东岸,它们在山东烟台的交汇,从地图上看形成一个巨大的‘十’字,以后山东半岛将有望成为东北亚交通的十字路口。韩国的货物通过中国铁路网进入欧亚大陆铁路运输体系,这恰好与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相吻合。从远景来看,日本和韩国如果也建有轮渡,届时相当于中日韩三国的火车畅通三国国土,意义就更大了。”刘良忠表示。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