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最新备用网址 >
千亿“黑金”导流难题

作者:采集侠 2018-07-31 18:26阅读:

  煤老板这个特定年代出现的暴富群体,正在淡出市场。尽管这个特殊群体,曾带着富可敌国的财富,从煤矿、房地产到股市,爆炒一切,但历史的车轮亦在把他们推向天堂之后,又推向地狱。当此之时,有人身陷牢笼,有人惊恐煎熬,有人被动转型。多位学界人士在与《中国经营报》记者交流梳理这一特殊群体时指出,财富神话之后,煤老板终归变成普通商人。得之容易、失之容易的千亿财富,疏导与堵塞仍是一个难题。

  财富路径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能源金三角的晋、陕、蒙地区,后来被誉为黑金的煤炭并不吃香。为了鼓励地方经济发展,中央、地方、集体、个体开始介入挖煤。然而,时值经济起飞前夜的中国,能源需求并未被激活。

  煤老板就诞生在那个年代。彼时,在山西、陕西的能源富集区,从村干部到市领导,都在筹谋着如何将乡野间的小煤窑口子推销给人承包。不过,艰难时代零星的煤老板们,身背贷款采煤,却只有劳碌没有收获。

  直到本世纪前十年,中国经济加速腾飞,巨大能源需求就像难以喂饱的巨人。从2001年开始,各路资金疯涌至能源金三角。此后几年间,煤价飞涨造就了成千上万个暴富的煤老板。不过,随着小煤窑的遍地生花,复杂的社会问题随之而来。有人形象地概括了小煤矿的“四害”:浪费资源、破坏生态、草菅人命、腐蚀干部。身家暴涨的煤老板们也飞扬跋扈地在全国各地抢矿、炒矿、挖矿。同时,随着房地产的火热,由煤老板组成的炒房、炒地潮泛滥。

  外界对煤老板们形成的土豪形象是从2007年以后形成的。曾著书《陕西煤老板》的作家王成群说,这个时候煤老板们在炒矿、炒地的同时,整栋地买楼,成队的豪车,让普通百姓们羡慕、嫉妒、恨。

  2009年山西率先进行的煤改,让数千个煤老板掌控的几千亿元退出黑金行业。2010年之后,河南、陕西、内蒙古等地将煤改风暴推向高潮。2012年煤炭黄金十年戛然而止,部分未离开黑金行业的煤老板,在随后的整合技改和高利贷危机中又将财富还给了煤矿。

  2004年前后,在陕北榆林的矿区,几乎人人都是煤老板。普通农民、机关政府官员都忙着入股煤矿。一个在榆林当地流传的段子说,当地一退休老太太入股煤矿2万元,四五年间的分红竟然高达1000多万元。西北大学经管学院的一位学者表示,那是全面炒矿的时代。不少人在击鼓传花的炒矿中,获得巨额财富,也有不少人倾家荡产。从市场看,一吨煤从2001年的100元左右起步,到2011年高峰时狂涨到800多元。尽管价格疯涨,但全国消费量从几万亿吨一路飙升至35万亿吨。在他看来,除却正常的需求外,各地高耗能产业在这一时期粗犷无序地上马,推高了煤炭价格,成就了数十万煤老板亿万身家。据2011年高和投资发布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 ,鄂尔多斯拥有资产过亿元的富豪不下7000人,榆林的神木县资产过亿元的富豪可达2000人,府谷县亦与此水平相当。

  可以说,煤老板的亿万财富,正是拜被国内经济提速中,粗放、无序的能源需求所赐。

  游资特性

  2012年后在告别中国粗放式经济增长高峰后,依然守着煤矿的煤老板们,被突如其来的煤价暴跌击垮。而那些一两年前退出黑金行业的老板们,怀揣数千亿元资金开始扎堆转型。然而,截至目前,曾经大着胆子依靠特定历史,轻而易举地积累了巨额财富的煤老板们,鲜有转型成功的。

  上述学者介绍说,煤老板们的几千亿元财富,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国内最为强悍的游资。在曾经的炒房、炒地甚至炒作农产品的报道中,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可以说是,所到之处疯狂的资金炒作甚至成为普通老百姓的灾难。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