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最新备用网址 >
中澳自贸:不均衡的伙伴

作者:采集侠 2018-07-31 18:16阅读:

  2015年6月17日,中国政府与澳大利亚政府正式签订了中澳自由贸易协定(FTA)。消息发布之后,中国媒体又是一片欢腾。

  此时,距离两国确定结束实质性谈判,正好7个月。

  漫长的婚约

  7个月前,2014年1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举行会谈,双方共同确认实质性结束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那时,消息传来,中国媒体就已经欢腾过一次了。

  然而,不管是7个月前还是如今,不少中国媒体却过于急躁地解读了消息,甚至开始倒推各项贸易开放的日期。

  其实,如果将签署自贸协定当作两个国家的一场婚姻的话,中澳之间目前依然还仅仅是宣布订婚而已,此前谈判所涉及的就是婚前协议的具体内容,而这些协议还必须等待结婚登记手续完成之后,才能最终生效。

  新华社所发签约新闻中,提及:“此次协定正式签署,为两国分别履行各自国内批准程序、使协定尽快生效奠定了基础。”

  而澳大利亚政府官网所发布的新闻公告,则明确表明:签约之后,协定将进入两国的国内法律程序,等待两国立法机关的审批。

  根据澳大利亚的“条约订立程序”,中澳自贸协定经两国政府签署后,还有若干步骤需完成:

  一、在议会开会期间,将协定文本及相关的《国家利益分析报告》,提交议会讨论20天;

  二、随后,“条约联合执行委员会” 将就协定内容提出质询,并上报议会;

  三、议会将审核是否需根据协定对现行法律、法规进行相应的修订;

  四、当两国都完成了国内审批程序后,双方政府互换外交照会,确认本国已经做好实施协定的准备;

  五、确认协定实施的外交照会交换之后30天,协定生效实施。

  显然,尽管在长达10年、多达21轮的谈判时间里,双方政府的谈判人员都充分考虑了各自国内的情况,但在审核阶段的“最后一公里”,难以确保没有新的变数出现——尽管其概率很低。

  更值得关注的,如果自贸协定内容与国内现行法律法规相冲突,还必须对现行法律法规进行修订,因此同样可能出现新的变数。

  因此,严格地说,为中澳自贸的“订婚”而庆祝,似乎依然还是略早了些——等到“洞房花烛夜”,才能算是大功告成。

  此前10年,中澳双方政府就“婚约”达成了相当细致的共识。这纸“婚约”,规定了中澳之间贸易开放的节奏。总的来说,澳大利亚将对中国的所有商品开放市场,而中国将对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商品开放市场。澳大利亚官方已经发布相应文稿,详细介绍了中国对澳洲开放的具体内容和开放节奏,而这些也正是中国消费者热切期盼、中国企业界则怀着复杂心情观望的焦点。

  经贸博弈50载

  中澳两国携手走入FTA,其历程未必如不少媒体想象的那么浪漫,而是充满了博弈。

  现代中澳贸易交流,是从小麦开始的。

  1970年10月13日,一个消息震惊了世界。中国与加拿大政府,在北京与渥太华同时宣布,两国建立外交关系。这是继英国和法国之后,正式承认红色中国的第三个重要的西方国家,也是“文化大革命”十年动乱期间第一个正式承认红色中国的西方国家。

  受到震撼最大的国家,或许并非苏联、日本等,而是看似遥远的澳大利亚。

  此时的澳大利亚,将加拿大看成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争夺着巨大的中国小麦市场。吊诡的是,这两个美国的重要盟友,为了各自的经济利益,都不顾美国老大哥的反对,在几年前就与并未建立外交关系的中国,建立并保持着以小麦贸易为主的经济关系。上世纪60年代,中国就已经成为澳洲小麦的主要销售区域,“1966年中国人所吃的澳大利亚小麦,相当于澳大利亚人自己吃的两倍”。此前,澳大利亚的小麦主要销往英国,但是随着英国加入欧洲共同市场,英澳之间的贸易急剧下降,中国成为澳洲小麦的救命稻草。就在1969年,两国还在继续洽谈高达1.18亿美元的小麦贸易,澳大利亚政府对此充满期待。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