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最新备用网址 >
一纸协定 十年蹉跎

作者:采集侠 2018-07-31 18:15阅读:

  如果你在澳大利亚拥有一个农场,农场里养着牛羊,生产奶酪等奶制品,那么在未来数年之内,你就会遇上以零关税将产品出口中国的好机会。当然,还需要一点耐心,因为对奶制品的最高关税从20%降至零可能需要4到11年的时间;对牛肉的关税从最高25%降至零可能需要9年的时间。这一切都拜6月17日澳大利亚和中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区协定(FTA)所赐。这是经过10年总共22轮艰难谈判之后,双方政府所能做到的最好结果。澳政府认为自贸区协议本身将会在未来10年为澳带来至少180亿澳元的经济增量。

  自由贸易区是目前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为了促进经贸往来,在最大程度上降低经济阻力而以政府间协议固定的经贸模式。如果两国或者数国之间达成自贸区协议,则意味着这些经济体之间绝大部分贸易产品的关税降为零,大部分进口产品配额减少或者取消,双方互相投资准入门槛大幅度降低,市场几乎全面开放。由此带来的行业经济效应几乎立竿见影。中国和新西兰在2008年达成的自贸区协定中就有这个效果。到去年,新西兰的奶制品行业出口额就增加了10倍,这对于经济结构相对单一的新西兰来说是极大的利好消息。

  澳大利亚比新西兰晚一年开启跟中国的自贸区谈判。但是谈判过程之漫长和曲折,却是中国与众多国家自贸区谈判进程当中之罕见。

  犹豫的大门

  10年前,中国经济正在以两位数的增长率腾飞。市场劳动力充足,制造业蒸蒸日上,但是缺乏资本、技术、能源与原材料。在10年后,经济上进入新常态的中国对于大宗商品的需求增幅降低,制造业正在从低端向中端发展。长期繁荣带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消费能力增强。与此同时,经济增长所积累的资本开始走出国门,境外投资数额增加。双方对于自贸区的愿景发生改变。中国以其庞大的经济体量和强大的行政能力在自贸区谈判中尚有足够空间可以调整,澳大利亚却必须直接面对上述变化,由此演变成为澳大利亚本国内部的政治争议,是自贸区谈判久拖不决的原因。

  由自贸区谈判引发的澳内部争议按照出口和进口划分,在澳对华出口问题上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澳农产品对华出口问题,一个是澳服务业进入中国市场问题。前者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人民消费能力的增强,中方对于澳农产品的需求,尤其是奶制品需求大增。因此在对澳农产品进口问题上的门槛也越来越低。最后除了对华出口白糖以及大米、小麦和玉米暂不列入自贸区协定之外,中方市场几乎全面向澳农业敞开大门。

  在服务业这个概念上,澳大利亚希望中方降低本国对华投资的市场准入门槛。在旅游业、教育行业方面,双方在签证制度和移民问题上各有顾虑。澳方的心态比较矛盾。一方面担心开放劳动力市场会导致中国劳动力“抢占”本国的各种工作机会,同时预测却表明中国留学生将创造一个总价值达160亿澳元的教育市场。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农产品和服务业的谈判难度逐步降低,解决起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问题。

  另一个方面,即中国对澳出口问题上,澳大利亚内部的争执从未停止过,基本问题集中在三处:首先是澳降低关税将会导致“中国制造”大量涌入,对澳大利亚制造业构成致命打击。这一点是从陆克文到吉拉德以来历届工党政府最担心的事情。这很可能是工党政府中断双方自贸区谈判一年的原因。

  其次在中国资本输出问题上,澳政府亦有所担心。澳学者预计中国到2020年FDI(对外直接投资)金额将会达到1万亿~2万亿美元。中国希望澳大利亚放宽中国对澳直接投资的限额。而澳政府则担心中国的投资如涌入,向澳房地产等领域倾斜,会造成本国经济的泡沫化。另外,澳大利亚还存在对中国国有企业向本国相关行业投资的担心和疑虑。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