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bet36最新备用网址 >
亚投行签“基本大法” 有哪些关键看点

作者:采集侠 2018-07-31 18:11阅读: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6月29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主席台中)作为中方授权代表签署《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当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代表在北京出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标志着成立亚投行及其日后运营有了各方共同遵守的“基本大法”,迈出筹建最关键的一步。

  股权结构安排意味深长

  据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亚投行一期总股本安排1000亿美元,截至昨日协定签署前,各国认缴的总股本已超过981亿美元。根据亚投行协定确立的股权结构,中方实占亚投行股权30.34%,为第一大股东。第二至第五大股东依次为印度、俄罗斯、德国和韩国。在前五大股东中,中方股权数量,比第二至第五大股东股权总和(23.4%)还高出6.94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中方在亚投行“一股独大”的股东地位,得到了其余意向创始国的一致确认。

  股权大小关乎决策权大小,决策权大小则主要体现为投票权大小。按国际上跨国多边银行的组建惯例,中方30.34%的股权可相应获取大体同等的投票权。但为了体现团结共筹之诚意,中方对投票权作了适度削减。根据协定,中方实有投票权26.06%。由于亚投行重特大决策需要3/4以上票数才能获得通过。这就意味着,中方26.06%的实有投票权,其实就是由中方独家行使针对可能出现“重特大错误决策”的否决权。适当度让投票权但确保行使独家否决权,乃中方统领亚投行股权安排的灵活、智慧加务实。

  在现有国际性金融机构中,譬如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美国都拥有独家否决权。美国否决权缘自以美元强权加军事霸权所倚仗的美式强权政治。虽极不合理,可迫于美国淫威各国一度敢怒不敢言,但美国“金融霸权”眼下所面临的不可遏制的势微亦是不争事实。中方在亚投行的独家否决权缘自中国经济的实有体量,共同发展的普世价值观,以及由此不断增值的国际威望,是完全可持续的。

  在中方倡导下,亚投行筹建从起步就秉持开放包容理念,其股权结构安排向世界各国开放。不过,亚投行金融服务对象肯定得首先满足亚洲域内各国,经中方与各意向创始国反复友好协商,最终所确立的亚投行董事会12名成员,亚洲域内国家占据9席、域外国家占据3席。这在最大程度上确保了亚洲域内国家的整体“融资需求”,亦最大程度地避免了某些亚投行域外成员国,凭借其“老牌金融帝国”的历史地位,对亚投行经营决策可能出现的“倚老卖老”式的不当干预。

  亚投行正式成立还需各国批准

  据参考消息报的报道,“亚投行的筹建对中国乃至亚洲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这是中国第一次推动、主导筹建国际金融机构,也是世界第一个由发展中国家主导、有主要投票权的国际金融机构。”国务院参事汤敏说。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认为,中国倡导、协调成立亚投行,对提升中国参与国际化协作、协调能力,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具有重要意义。

  “《协定》为成立亚投行提供了法律依据,明确了亚投行的宗旨、成员资格、股本及投票权、业务运营、治理结构、决策机制、总部选址等核心要素,是指导亚投行未来运营的‘根本大法’。”楼继伟表示。

  《协定》签署后,还需经过各国国内立法机关批准。至少有10个签署方批准,且签署方初始认缴股本不少于认缴股本总额的50%,《协定》即告生效,亚投行正式成立。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